主页 > R馨生活 >急救室失火‧失常汉烧死 >

急救室失火‧失常汉烧死

急救室失火‧失常汉烧死(吉隆坡29日讯)患有精神病的印尼籍男子在家里发狂,被两个弟弟制伏后,随同警车送往吉隆坡中央医院治疗,苦等3小时,都没有医生帮他检查或开药服用,直至他情绪再次波动,医护人员将他安排在急救室其中一间卧室。数小时后,急救室传出火患,他被发现烧死。拥有大马居留证的印尼籍死者迪帝慕耶(33岁),其家属赶到医院后声称,除了死者,他们也在急救室内发现另两具尸体,疑因火患发生时吸入浓烟窒息死亡。不过,院方较后证实,这两人是车祸的罹难者,与此案无关。疏散病患医务员此起火患是于週五凌晨12时许发生,当时急救室包括至少两名医生、病患及医护人员在内约十多人,而死者被安置的卧房约10乘6呎空间,医护人员及辅警等数十人在发现失火时,浓烟瀰漫整个急救室,而立即紧急疏散所有病患及医务人员。虽然急救室与病楼相连,火灾现场浓烟滚滚,但是病楼的病患没有受影响,只有急救室的病患被疏散至其他病楼。急救室对面的医院职员停车场被围起充当临时处理中心,但只有死者家属聚集在此,他们激动得几乎向医护人员动粗,幸好在场辅警阻止。消防及拯救局在凌晨12时34分接到投报后,先后派出两辆消防车到场,但是医院职员在消防车未到场之前,试图扑灭火势。当消防员投入灌救,火势快速扑灭,除了发现死者遗体的卧室全部烧毁,并没有波及其他设施。吉隆坡消防及拯救局行动组主任阿兹占告诉媒体,消拯员在失火现场发现死者遗体,身体大部份被烧伤。他否认另有两名死者的传言,因为消拯员只找到一具尸体,并无其他人,他认为有关传言的死者并不是与火灾事件有关。他说,至目前为止,急救室起火原因不明,有待进一步的调查。“他是傻子叫警开鎗”医护员惹怒家属死者家属声称,吉隆坡中央医院急救室的一名值勤医护人员向他们说了一句:“他已经是傻子了,还能做甚幺?叫警察来开鎗吧!”,而祸从口出。数十名家属为了揪出该名医护人员,试图怒闯急救室,使医院被逼出动数十名辅警进行大包围,防止不愉快事件发生。兄弟走向急救室追究记者到场了解状况时,已见家属向医护人员大吵大闹,除了数名妇孺亲属,其他都是死者迪帝耶慕的至亲,包括他的三弟杜利(26岁)、四弟祖基菲(22岁)及朋友。祖基菲向记者透露,他与另一名朋友亲耳听到身穿黄色衣服的医护人员说了那句非常不负责任的谈话。他表示,当时他没有即场发火,因为他要看着病情失控的大哥,他在医院苦等数小时不见医生出现,要求医生开药让大哥服药以控制情绪,却遭到拒绝;等待的过程中没想到会听到一名医护人员作出有关言论。祖基菲与杜利这两兄弟的情绪十分激动,本来他们被辅警监视,被劝告不准在医院範围内闹事,可是他们之间“你一言,我一语”,怒火中烧,突然冲破辅警的监视範围,走向急救室追究,辅警立即将急救室门口外围住。祖基菲形容,该名医护人员长得高大,并表示自己非常记得对方的外貌,他要对方向其家人解释说那句话是甚幺意思。院方允调查是否疏忽死者迪帝慕耶的哥哥杜利表示,他与中央医院院长拿督再妮娜会面后,对方表示会针对下属疏忽一事展开调查,并会在一个月后向告知他调查报告。院长表示一旦查出是医护人员疏忽,将会採取对付行动。他说,案发后,院方与消防代表、法医及医院其他部门的代表于週五中午12时与他展开一小时的对面及对话,并承诺会调查这起案件是否院方的疏忽。“这很明显是医护人员的疏忽,我不会轻易罢休。”杜利是与数名亲友于週五早上到吉隆坡中央医院太平间办理领尸手续后,接受记者询问时,这幺表示。他说,院长表示会在斋戒月期间把完整的调查报告告诉他。“我希望调查报告是令我满意的,我的弟弟不是患有严重疾病,是不应该死的。”他强调,他不是要求金钱赔偿,也不要赔偿金,“我们要的是公平的交代,涉及疏忽的人士应受到应有的惩罚,也必须为自己的行为负责。”他认为,若不是医护人员的疏忽,其弟弟根本不会被活活烧死。根据死者的解剖报告显示,死者是因吸入大量浓烟毙命,身体多处有严重烧伤的痕迹。家属:死者病情好转无生活压力死者的表弟再利(25岁)说,死者之前曾面对压力问题,一直依靠药物控制病情,但在4个月前因病情好转,已没有再服药,而且也没有面对钱财、工作及生活的问题。他说,死者在一名亲属的榴槤档当助手,一直都没有不妥,还非常勤奋。“外人看不出他曾面对压力问题,同时他也不会骚扰其他人。”他指出,死者已婚,妻子及孩子则留在印尼。“他去年察觉身体不适,还自己到中央医院看病,根本没有患有精神问题。”弟:没抽烟不可能有打火机迪帝慕耶在4年前与妻子离婚后,前妻就带着7岁女儿返回印尼,家人对于他是在怎样的情况下被烧死十分关注。虽然现场传出他手上有打火机或火柴而引火自焚,但这些传言都未经证实。杜利说,大哥没有抽烟习惯,如果说身上有打火机或火柴,这个可能性非常低。迪帝慕耶是7兄弟姐妹排行最大,他与家人住在甘榜峇鲁,家人一直关注他的精神状况,只要有异常状况出现,都会送他去医院治疗。多次送精神病院迪帝慕耶的三弟杜利说,大哥生前多次送入中央医院精神病院,病情时好时坏,情况良好时,都会与他和祖基菲一起在档口帮忙;但週四上午11时许突然发狂,之后离开家里,直至晚上8时许自己走回家,不久又发狂,他和祖基菲合力将他制服及捆绑。他指出,家人通知警方送大哥去中央医院后,他与家人等了至少3个小时都不见有医生替大哥看诊,后来大哥情绪稳定时,曾要求医护人员送去精神病院,但是不被允许。“之后,他再次发狂,我们只好看住他,不让他乱跑……直至当值医护人员将他安置在急救室的卧房,里面有保安员。”他说,当时妻子累了,晚上11时许就载妻子回家,但1小时后就接到医院的通知,表示医院出了意外,叫他们赶快去医院,惟院方当时没有说明发生甚幺事。他认为,大哥在卧室里的情况,医护人员没有可能不情楚,而且大哥被安置的卧室外有闭路电视,如果发生突发事故,保安员应该可以第一时间发现,可是情况并非如此。“我要向医院提出质问,为何安置大哥的卧室会失火,闭路电视不是有操作吗?为何当时没有及时被发现?院方必须要向我们交代。”医护员掌握防火应变能力吉隆坡消防及拯救局行动组主任阿兹占认为,急救室失火现场没有造成任何人受伤,乃是因为医护人员在本月12日于医院内部与消拯局学习防火及紧急演习,将他们所掌握及理解的应变能力,在这次事件里派上用场。他说,消拯员在20分钟内完全将火势扑灭,里面除了一名死者,并没有任何人受伤,医护人员在紧急疏散病患的行动表现不俗,可见近期的演习是绝大的帮助。他表示,消拯局都会定期与医院合作,与医护人员一起在紧急事故发生时如何作出应变,虽然当时包括病患及医护人员约有15人,但是他们都能够安全疏散。他披露,事发时是造成浓烟滚滚,消拯局派出两辆消防车共18名消拯员到场灌救,浓烟也慢慢散去。辅警把关阻记者拍摄为了避免急救室失火画面被媒体拍摄,中央医院如临大敌,在出入口派驻多名辅警把关,任何人进入都要被检查。结果,身上有摄影器材的电视台记者及各语文报章摄记被阻挡在外,但百密必有一疏,多名记者仍能进入现场了解。其中一名辅警受询时只表示依据上头指示,媒体不能进入灾场,以免影响消拯员的拯救工作。但是现场情况显示,院方是不要媒体将当时急救室的画面外泄,儘管摄影记者及电视台记者被阻进入,如果记者拿出手机对着急救室,就有辅警上前阻止。除了急救室,院方把死者迪帝慕耶送往后方的太平间,也有大批辅警把守,除了医院职员及死者家属,任何人都不能进入,媒体更加不被允许。由于事发时探访人流有限,现场除了部份死者家属,其余人等都是公众和医院职员,一些公众对于迪帝慕耶家属的愤怒感到莫名奇妙。‧2011.07.29